CCG智库:逆全球化下中国应该怎么办?

2017-05-24 08:34

  【环球网 记者 吴梦启】2016年5月,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举行的一次圆桌论坛中,中国加入WTO首席谈判代表、CCG龙永图在发言中称,全球化正在进入一个“备受挑战时期”。在这一年随后的时间里,先后出现了英国脱欧、美国选出特朗普、特朗普宣布终止TT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进程、意大利失败等重大事件。“现在出现了逆全球化。这是一种。”CCG秘书长苗绿在一次公开中称。

  在特朗普尚未就职,英国脱欧法律进程刚刚开始启动之际,如何看待全球化现在的境遇,以及中国在其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就成为相关学者和专家所重点关注的领域。CCG在年底撰写了《客观认识逆全球化》报告,对未来的全球化走势以及中国的应对做出了分析、预测和。

  《客观认识逆全球化》报告列举了社会出现的各种逆全球化现象,例如对TTP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进展与抵制,贸易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跨境资本流动下降等。报告指出,部分人士对全球化持悲观态度。

  但本报告的研究者通过历史数据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跨境资本流动虽然减少,但是财富500强中跨国公司的跨国指数仍旧在上升,跨境直接投资的流量(存量)占P的累计比重没有出现大的变化。这意味着全球性的社会分工依旧存在,产业链仍在拓展。“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全球化趋势并未改变,也不会改变。全球化属于客观的规律。”报告起草者,CCG副主任何伟文对称。

  报告认为,英国脱欧是地缘进程,主要驱动力来自难民危机。而特朗普一系列提高关税、提升贸易主义措施的言论,“没有多大的历史根据”,何伟文说。他认为特朗普等人以贸易平衡为基础来推断失业增减的做法是错误的。“即使是贸易顺差增加,也会造成就业减少。”何伟文解释道。

  报告承认全球化进程带来了三大问题。第一,技术进步导致就业减少;第二,资本和劳动间收益差距的不断扩大,第三,金融资本的全球化运作带来极大风险。而这些问题在不可逆转的全球化趋势面前仍旧有继续扩大的可能。

  报告,中国在这一进程当中仍旧需要继续坚定地支持全球化,积极推进包容性全球化。这个包容性全球化的核心是“贸易”。何伟文,中国既要遵守WTO规则,推动WTO贸易体制为中心的多边合作,也要包容以TPP,TTIP以及RCEP为代表的各类区域自贸协定谈判。

  《客观认识逆全球化》最后的引出了第二份CCG报告。当全球化进程可能的停滞时,中国应该怎样推动这一进程?《FTAAP:后TPP时代的选择》回答了这一问题,即以现实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推动贸易的发展。这就是习11月APEC利马峰会上提到的亚太自贸区(FTAAP)。它也是近年来在国际场合重点强调建设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

  TPP曾经被认为是美国塑造21世纪经济秩序的一个抓手。但自11月底特朗普宣布上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美国退出TPP之后,它基本上已经名存实亡。CCG主任王辉耀在报告中分析了美国为什么会退出TPP的七大原因,其中有地缘因素、过高的标准、排他性的贸易条款以及谈判过程过于保密等。

  但是TPP之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是否能够成为下一个可能塑造21世纪经济规则的组织?王辉耀的回答是否定的。作为RCEP的主导力量,东盟地区经济差异巨大,服务贸易程度较低,无法支持亚太经贸一体化。此外,中国和美国都不是RCEP的主导力量。报告总结认为:“在美国缺席,中日不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RCEP)不足以支持亚太经贸一体化。”

  最后,建设高标准的亚太经贸一体化机制这一期望落在FTAAP之上。“一方面我们推动WTO升级换代,同时我们在环太平洋的范围内推动FTAAP,而FTAAP的推动必须要有中国和美国的参与,如果没有中国和美国的参与是不完善的,就像TPP没有中国的参与夭折了,而FTAAP没有美国的参与也是不健全的。”王辉耀说。

  CCG报告强调,在推动FTAAP进程中,可以继续针对RCEP进行谈判。做好让RCEP升级扩容准备好,吸纳TPP谈判中的一些标准,通过RCEP的升级谈判推动对TPP的融合。同时,还要推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尽快完成和升级,为FTAAP打下基础。第三,中国仍旧需要支持WTO多边贸易体系,推动目前的“1.0版”体系升级到“2.0版”。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